?
服务热线:0578-2675087?
新生代专访
interview
丽水弄潮儿
来源: | 作者:狗万红利反水_狗万赢钱流程_狗万提现便捷 | 发布时间: 2012-08-23 | 72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丽水市创二代联谊会,刚刚诞生的一个关于新生代企业家的组织。它的迅速组建,得益于丽水二代企业家的热心和丽水市工商联(总商会)的重视。
  和很多人一样,他不喜欢“富二代”这个称呼。他的圈子既有一掷千金的纨绔子弟,也有既能守业又能兴业的二代。他觉得有必要通过这么一个组织来为群体正名。
  任何一个群体都是复杂的。年少多金的二代希望社会对他们少些偏见,多些理解。同样作为二代的上上不锈钢检测配送中心董事长季伟特更期待这个组织能够总结和推广企业传承和经营管理经验,培养丽水新一代企业家队伍,树立形象,扩大社会影响。
  作为创二代自愿结成的地方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丽水市创二代联谊会目前聚集了具有代表性的丽水知名民营企业的企业接班人和部分自己创业的优秀青年企业家,他们既是企业传承和发展的重要保证,也是丽水市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后备力量。
  日前,我们有幸跟随这个群体,来到浙大校园,利用丽水市企业家创二代接班人高级研修班的契机,与他们一起培训、学习、交流、考察,倾听属于他们的故事。

  邵烨:我创故我在
  浙江闽锋化学有限公司总经理
  导读:于邵烨而言,“三十而立”的标准早已可以打破。23岁创办“闽锋化学”,2年摆脱“亏损”、“架空”困境,6年内收购两家企业,8年时间做得“顺风顺水”。最近,又投资近20亿在丽水兴建休闲旅游项目“欧陆风情园”。这里有他的人生目标和追求。
  Q&A
  Q:闽锋化学做多久了?
  A:做了8年了。这个企业是我筹建的。我爸一直做这行,做了20多年。他那个企业在温州,后来因为要到丽水建新厂,我就过来了。
  Q:你爸放心吗那时候?
  A:他其实是不放心的,股东也不放心,因为从小就比较皮,名声也不太好。那时候我们公司比较多,当时没人愿意到丽水来,因为这地方还很偏。我刚刚英国读书回来,在哪都感觉差不多,也无所谓。我妈就说让我来试试看。我想本来在父母身边也受约束,离他们远点也好。我爸就给我配了几个副总,实际上我这个老总是被架空的。我跟他们讲的一些东西他们也不听,有时候还躲起来给我爸打电话,等于就是他异地指挥。后来通过前两年的熟悉,我就开始去挖人,慢慢的把他们替代。我每次换人,公司都会变得越来越好,就挡不住我了。两年多吧,我把这些人全部换光了。
  Q:你喜欢这个行业吗?
  A:我不喜欢这个行业,但是一旦你做起来以后,就整个事情都在推着你走。我自己也是没办法,做实业嘛就感觉被套在里面了,你不做也不行。这么多人跟着你,你倒了就对不起大家了。这逼着你一定要带着大家走得更远。这样就变成了一种责任。还有一点,在国外呆得久的人相对来说会比较爱国。为什么呢?你在外面老是跟老外吵架,总听他们讲中国怎么怎么不行。作为二代不说做多大贡献,我们尽可能去把企业做好。
  Q:接班对你而言是责任和义务?
  A:对于富二代来讲,做企业实际上不是为了钱而去赚钱。对个人而言,我是看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对父母而言,他们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一个平台给你,我们尽量不让他们失望,给他们争气。到他们这个年龄,不是比谁有钱了,而是比谁儿子更有出息。
  Q:但我想你小时候应该是比较叛逆的。
  A:是的。因为从小就不在父母身边长大,一直比较独立。从小到大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加起来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年。而且从小就是到处跑的那种,都不是在一个城市长大。在温州换了四个学校,后来又在南京上学。读过的学校数不过来。在读书的过程中又做了很多事情,去台资公司上过班,自己做过生意,在重庆、成都卖过东西,在兰州开过服装店,但是都是亏损。把家里给的钱亏光了就回去。父母就说你不好好读书会有出息吗?我就说我看你也没怎么读过书,也不错啊。
  Q:如果说不做化工,不接班,你觉得自己会做什么?希望做什么?
  A:我性格实际上是比较活跃的,喜欢自由。但是工厂很严谨,每天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要管理的人又很多。至少我觉得我不想管这么多人,而是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小团队可以做很多事情。我比较喜欢天马行空,想象力很丰富。
  Q:最近你的工作重心在哪里?
  A:最近在弄一个公园,兴建休闲旅游项目“欧陆风情园”。我想从工业转到服务业。前八年或十年当接班,后十年自己创一番天地。


  何炜:商业世界没有童话
  浙江振鹏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导读:何炜很怕别人说他太年轻,但1989年出生的他确实长得有些稚嫩,而且从事的也是一个童话般的行业——木制玩具。这是家族传承了数十年的事业,重担即将落在他的身上。商业世界里没有童话,何炜在锤炼中成长,对木头玩具行业的未来更有信心了。
  Q&A
  Q:从小就玩家里做的玩具吗?
  A:没怎么玩过。自小长期就在外面漂,小学开始住校。有时候跟同班同学去老师家住。大概他们觉得我在学校里太孤单,和同学一起住到老师家有一种在家的感觉。
  Q:毕业后就直接回到家族企业了吗?
  A:我是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读的工商企业管理专业。2010毕业后,先在企业车间呆了一段时间,了解了原材料方面的特点和需求。半年后在当地发改局投资科呆了半年,了解一些政府工作的流程。之后才回到了家族企业。
  Q:没有想过去别的企业工作吗?
  A:暂时还想先在家族企业里学习,掌握管理的技巧。2011年我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嘉年华,把自己的产品带了过去。从消费者购买的情况来看,一部分消费者比较满意,感觉这些产品比较抢手。
  Q:你给家族企业带来了什么变化?
  A:在企业的软件方面带来了一些改变,做了一款将生产部、财务部等业务融入到一起管理软件,使企业的管理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Q:目前你们的木制玩具都销往什么地方?会进行怎样的营销策略转变?
  A:出口欧美的比较多,目前还在摸索更广阔的销售市场。欧美市场虽然大,但货币汇率的变化会带来国内外消费水平差距的变化,不能保证一直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转向内需也是目前我们在考虑的问题。在销售渠道上以经销商为主,目前不太可能开直营店。
  Q:木制玩具比起普通玩具价格定位是不是高一些?
  A:木制玩具对质量要求比较高,价格也稍高一点。也不排除有些企业使用劣质材料来做,把一些破烂的东西加工后变成新的,导致玩具有很多问题。
  Q:消费者对木制玩具的接受程度高吗?
  A:现在很多人还不知道,随着对木制玩具的宣传,有些品牌也渐渐有了市场。尤其是一些“80”后比较喜欢木制玩具,觉得比较新鲜、安全,作为大人,也乐意去为孩子买这些东西。和塑料玩具、毛绒玩具比起来,木制玩具在原材料的可持续上上具有天然的优势。
  Q:家人做木制玩具有很长的历史吗?
  A:对,爷爷以前是国有企业玩具厂的厂长,可以说是我们丽水木制玩具的鼻祖,爸爸1985年开始创办企业,一直坚持做木制玩具。
  Q:在产品创新方面有哪些思考和行动?
  A:会结合一部分塑料来做玩具,让形状上更奇特,也更有创意。也计划通过制造一些动漫形象来打造自己的品牌,和一些企业或动漫制作者合作。但是木制玩具和动漫毕竟有很多差异。动漫中的颜色可能很可爱,但放在木制玩具上反而会显得不搭配。现在的热转印技术,使木制玩具与动漫能够更好地结合起来。


  金叶:女婿接班不一定可靠
  浙江彼特服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导读:金叶是个认真的女人,她不假设、不依赖、不娇气。在她身上丝毫看不出80后的稚嫩与冲动,有的是一种富有成熟理性的意气风发。在坚持“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的原则下,这位智慧与美貌兼备的女人准备迎接接班“她时代”。
  Q&A
  Q:你们家族企业就是做羽绒服的吗?
  A:起家是做床上用品的,最早是一间很小的柴火间,当时只有一台缝纫机。后来经过慢慢发展做得也不错。我艺校毕业后,父母就开了一家服装公司,让我去学习服装设计,毕业后回来可以帮忙打理。
  Q:你现在就在负责服装这块了吗?
  A:对的。我和爸妈三个人做的事情都不一样。他们也没学过服装设计,也不感兴趣。
  Q:关于接班你是怎么想的?
  A:家里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以后肯定是要去接班的。家族企业是父母一辈子的心血,我应该很好的延续下去,完成他们的梦想。服装设计恰好是我的兴趣爱好,我很愿意去做。
  Q:做企业很辛苦,作为女孩子你感觉压力大吗?
  A:说白了做什么都辛苦,不仅仅是做企业吧。因为你如果想把一件事情做得有模有样的话,就得付出,有付出才会有回报。女孩子接班压力会大一点,很多人会说你怎么一个女孩子出来做事情。也有人也会说女人太强势,太有能力了并不幸福,但我觉得有压力才有动力吧。接班已经是事实,那么就去面对,做好就行。
  Q:现在流行女婿接班,你们是否有考虑过?
  A:如果有好的人选我们肯定也是愿意的,但是我不可能都想着去靠别人,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自己没点技术,没点能力的话也不行。
  Q:看得出来你很好强。
  A: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我也不娇气、不脆弱。我很少流眼泪,也很少去和人家倾诉痛苦和挫折。我会选择一个人去承担。
  Q:父母对你的工作是怎么评价的?
  A:他们不会在我面前去表扬我,但是很多人会学给我听。父母他们觉得后继有人,感觉很欣慰。可能他们不想我骄傲,希望我做得更好。虽然我现在不能说做出了多大的成绩,但做得也让他们很满意。我刚毕业回来那年,公司就盈利了,他们都觉得还不错。
  Q:是因为你带来了什么项目创造了收益吗?
  A:在我没回去之前,公司服装设计这块刚刚开始做。前几年都是亏本的,设计出来的衣服卖得并不好。我回去之后,设计了一些比较新颖的款式,融入了一些新的理念,把厚重的羽绒服设计得轻薄、时尚。那一年冬天也特别冷,我们的羽绒服卖的比较好。虽然没有赚很多的钱,但至少是不亏了。
  Q:除此之外,你还给家族企业还带来了哪些改变呢?
  A:父母做生意相对来讲会比较保守一些,我认为企业需要大胆创新。以前我们重不做广告的,现在也会陆续的做一些了。电视上、公交车上,包括像《接力》这样的媒体都是很好的宣传平台。另外我们也会去开始做一些慈善公益事业,回馈社会。


  叶子建:接班中寻找乐趣
  浙江永邦包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导读:叶子建回家族企业后从仓库干起。直到现在,他依然是公司里最了解机器配件的人。这种用心、认真的处事态度,让他这个年龄就已经具有了实干家的精明强干、务实高效的特点,给人以很强的信赖感。他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接班,但他坚持接班要顺其自然。
  Q&A
  Q:你回家族企业多久了呢?
  A:5年了。
  Q:你回去做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A:一开始是在仓库干活,主要是对公司的机器配件进行熟悉。之后做过采购,也做过生产厂长。
  Q:企业里会有人刁难你吗?
  A:我刚进去的时候,大家对我还是比较客气的,当真正参与到公司内部管理的时候就会有摩擦了。原本大家都各司其职,我进去以后就有些人工作会有些变动。经常会有一些老的中层干部到老板那里打我的小报告,说我年纪轻容易出什么事什么的。
  Q:和父母会有代沟吗?当自己的意愿和他们的想法发生冲突怎么办?
  A:也在磨合。我觉得尽量理解吧,毕竟两代人还是有很多差异。思想上接受的东西不一样。
  Q:现在你在企业里分管业务,什么感受?
  A:去做业务就会明白生意不好做。
  Q:那你怎么理解营销呢?
  A:营销就是怎么把客户口袋的钱变到自己的口袋里来,使自己的产品能够让客户开心地接受。
  Q:在你看来,向非洲人推销鞋子和向和尚推销梳子哪个更难?
  A:都挺难。非洲人存在生活习惯的问题,从无到有的过程比较难。向和尚卖梳子也一样,产品跟需求不成比例。
  Q:大学在哪里念的书呢?读的是什么专业?
  A:温州大学,学的是物流专业。当时算是热门专业,学了之后就感觉这种专业在小地方其实是用不上的。
  Q:潜意识里你愿不愿意接班?
  A:刚开始的时候会排斥,挣扎一段时间以后也会慢慢理解。在家族企业呆的时间长了会对企业有感情,而且跟父母一起上班后更能理解他们做企业的艰辛。在工作中寻找乐趣吧。
  Q:那你是如何考虑接班这件事情的?
  A:其实现在很大一部分老板的观念都在转变,觉得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并不希望下一代走自己的老路,所以我们对接班就是顺其自然的感觉。
  Q:你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吧?
  A:有一个姐姐和妹妹,她们都嫁人了。我们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亲戚这块划得比较清。
  Q:也就是说企业里就是你、你父亲和母亲在里面工作。
  A:对,就是“夫妻店”。
  Q:如果不接班你觉得自己会去做什么?
  A:我会找一家好的企业去上班。在家族企业上班会有压力。你看到不好的话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其它企业上班的话就是做好本职工作。
  Q:如果接班了,你想把家族企业做成什么样子?
  A:我还是会立足本行业,再找合作伙伴,但前提是还做制造业。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在做,比较累。如果公司做大了,我觉得股权也要分开。


  卢克成:心不要太大
  温州聚诚商务有限公司商务总监
  导读:卢克成的名片很有意思,边缘做成标尺状,而名片右下角印着公司的企业文化——“做专、做精、做强、做大,只为做得更好”。他的行动也印证着这种文化,不浮躁、不虚夸,做事有严格的标准,心中也有一把标尺,或许那就是父亲的一言一行。
  Q&A
  Q:大学毕业后自己做还是在家族企业做?
  A:2006年刚毕业后是在家族企业做销售经理,爸爸负责内部管理,叔叔负责技术和销售,我分担一部分销售的工作。本来爸爸想让我去深圳的大企业从基层做起,不赞成开始就在自己的企业里做。我是独生子,妈妈不希望我离家太远,就先一边做着家族企业的事,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
  Q:家族企业是做什么的?
  A:家族企业是传统工业,是父亲和叔叔一起做的,主要做OEM,比如给飞跃集团提供缝纫机的配件,给飞利浦、奥特朗等公司提供汽车灯配件等等。
  Q:你现在做的企业跟家族企业有关吗?
  A:我的公司可以说是独立的,但也有传承。父亲目前在管理家族企业,我主要经营现在这家公司,通过做企业信息化能了解更多企业的发展状况,提高对企业管理水平的认知。父亲本来想把这个公司做成家族企业的电子商务部,后来意识到对这个市场还没吃透,做电子商务部觉得不太现实。现在我的公司员工有60多人,也在开分公司,有时候比父亲公司的利润还高。
  Q:长三角的中小企业这么多,会不会觉得自己的企业现在更有发展前景?回到家族企业不可惜吗?
  A:刚开始不希望依赖家里,希望自己跟家里一点瓜葛都没有,甚至想借朋友的钱来创业。但是服务行业还是要依赖制造业,并且我也想让父母更加开心点。企业信息化接下来竞争会越来越激烈,秩序标准方面都还有些混乱。在传统行业方面,由于我们公司有较久的历史,在这一块可以做出我们的口碑来。服务行业与传统企业结合起来才会发展得更好,回到家族企业也并不意味着就抛弃原先的行业。
  Q:小时候爸爸陪你多吗?哪些地方受父亲的影响比较多?
  A:父亲那时比较忙,住在厂里,在外面做事,母亲做完早餐后就去帮父亲。早期父亲跟大公司合作时,人家问你们公司的email是多少,父亲那时也不懂,以为只要有传真机就可以了。当时我在读书,父亲希望日后我能把公司的网络技术这块做出来,这也成为我创业的一种动力。另外,从父亲身上学到了拼的精神、坚持的精神。父亲在一个工厂里一做就是二三十年。
  Q:做这个行业跟政府打交道怎么样?
  A:现在政府很重视这块,希望我们能够合作,使更多的企业来走这条路。我们现在的客户有1000多家,相信以后会发展得更好。
  Q:未来怎么打算?
  A:现在企业做得比较稳定,我想做职业经理人。爸爸希望我还是做实业,我想把外贸公司整合到爸爸的企业里,把汽车摩配件的优势整合起来,做出更好的品牌。OEM的利润越来越低,这棵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可能倒。我们现在主要做配件,也希望将来能做成品,并且通过来销售开拓新的市场和客户。?